昆明新聞網-《昆明日報》社主辦,中國昆明新聞門戶

有關青蒿素的最新研究究竟實現了哪些新突破

2019-06-18 17:10:48     來源:昆明新聞網     作者:劉欣

  有關青蒿素的最新研究究竟實現了哪些新突破

  屠呦呦教授團隊4月24日在國際頂級醫學期刊新英格蘭醫學雜志在線發表展望文章(《A Temporizing Solution to Artemisinin Resistance》),系統總結了最近在用青蒿素治療瘧疾時所遇到的抗藥性問題,同時給出了有效的解決方案。

  昨天,新華社發布的“屠呦呦團隊放‘大招’”的新聞,使得這篇論文時隔50多天再成熱點。隨后,科技日報針對“放大招”的表述,發文《團隊成員:我們內部認為只是一個進展》;之后,屠呦呦所在的中醫科學院中藥研究所表示:“一切以新華社稿件為準。”

 

  這一波熱度,還帶動了藥企股票漲停,但“有趣的科學”想回歸科研本身,來聊一聊關于瘧疾,以及屠呦呦教授團隊研究成果的科普知識。

  2017年全球43萬人

  因瘧疾喪生

  你可能想不到,人類頭號殺手,不是猛獸,而是蚊子。

  蚊子是怎么殺人的?傳播疾病。

  瘧疾,正是一種依托蚊子來傳播的寄生蟲病,十分兇險。病人大多出現高燒、畏寒等類似于流感的癥狀。如果一直得不到治療,會發展出一系列并發癥并可能死亡。

  2017年,全球報告的瘧疾病例大約有200多萬例,其中約43萬人死于瘧疾,大部分致死病例都是非洲地區的幼童。

  任何一個人都可能感染瘧疾。雖然目前大多數病例都發生在瘧疾高發區域內,但是其他國家的旅客,若進入這些區域旅游,也極有可能感染上瘧疾。

  在中國,許多人可能以為瘧疾早已經被消滅了。科學家表示,這一疾病對于處在溫帶的許多發達國家的確得到了一定程度上的控制,然而在許多熱帶及亞熱帶地區的欠發達國家中,瘧疾仍然是最主要的健康問題之一。

  浙江大學生命科學學院方衛國教授介紹,通常,只有叮咬過瘧疾患者的雌性按蚊才會傳染瘧疾。當一只雌性按蚊叮咬受瘧疾感染的病人時,它吸入到體內的少量血液里,就會攜帶瘧原蟲,這是一種寄生蟲,是導致瘧疾的病原菌。大約一周以后,當這只攜帶瘧原蟲的蚊子再找到下一個目標,在再次享受血液大餐時,它也會悄悄地把瘧原蟲送入人體體內。

  另一種傳播途徑是血液傳播。因為瘧疾寄生蟲可以在受感染病人的紅血胞中存活。例如器官移植、共用針頭或注射器等,都有可能傳染瘧疾。甚至患上了瘧疾的孕婦,也會把疾病傳染給未出生的孩子,或者在出生過程中傳染給嬰兒(這被稱為“先天性”瘧疾)。

  瘧疾是一種非常古老的疾病,許多古老文明對這一疾病都有記載。

  考古學家在公元前3200年的埃及文物中,檢測到了瘧疾抗原。據記載:古羅馬人和古中國人都認為瘧疾是由瘴氣引起的。15世紀的大殖民時代,歐洲人遲遲不敢踏足非洲,正是出于對瘧疾的畏懼。

  青蒿素

  遭遇“超級瘧疾”的挑戰

  19世紀初,歐洲人才找到一種有效的抗瘧疾藥物。這是一種從金雞納樹的樹皮中提取的物質,叫做奎寧(Quinine)。之后,人們又發明了一系列例如氯喹(Chloroquine)、周效磺胺(sulfadoxine-pyrimethamine)等特效藥。人們一度認為瘧疾從此可以退出人類的歷史舞臺了。

  然而,上世紀60年代,中南美洲和東南亞相繼出現了抗氯喹的惡性瘧疾。瘧疾這一疾病又卷土重來。

  2000年,當時的世界首富比爾·蓋茨和他的妻子梅琳達·蓋茨一起成立了蓋茨基金會,其研究計劃之一便是投入巨資減少瘧疾病例。

  青蒿素的出現,則重新燃起人們對于消滅瘧疾的信心。

  屠呦呦教授正是因為發現了青蒿素、并將其用于瘧疾治療,而獲得2015年諾貝爾生理學或醫學獎。青蒿素聯合治療方法,讓瘧疾的死亡率出現了大幅度的下降。再加上青蒿素的安全和低毒性,它已經成為了全球治理瘧疾時的首選藥物。

  然而一種“超級瘧疾”再次出現,繃緊了人們的神經——2017年3月,一種能抵抗廣泛使用的藥物組合的瘧原蟲在東南亞肆虐。

  歷史仿佛在重演,難道青蒿素不好使了?

  其實屠呦呦早在獲得諾貝爾獎時便曾說,她更在意的“是青蒿素抗藥性的問題”。

  2017年的“超級瘧疾”,一經出現,便迅速從柬埔寨西部,穿過泰國東北部,一直延伸到老撾南部,越南南部甚至也出現了病例。青蒿素聯合治療方法對于患了超級瘧疾的病人來說,失敗率居高不下。

  此外,泰國曼谷瑪希隆—牛津熱帶醫學研究所團隊在2017年10月出版的《柳葉刀—傳染病》雜志刊文稱:“這種瘧原蟲能抵抗青蒿素聯合治療(ACT),并且在大湄公河次區域廣泛散播,成為該地區主要的瘧原蟲。”研究人員警告,如不能得到有效控制,“超級瘧疾”可能會進一步擴散傳播。

  屠呦呦團隊

  提出可行方案

  有人說,瘧原蟲對青蒿素產生抗藥性可能會導致上世紀80年代的氯喹災難重演,當時抗藥性寄生蟲從大湄公河擴散到非洲,導致數百萬人死亡。

  但是,這一擔憂得到了緩解。

  屠呦呦教授團隊發表了最新的研究成果——如何解決現青蒿素耐藥的問題。這項研究在“抗瘧機理研究”、“抗藥性成因”、“調整治療手段”等方面取得新突破,為應對“青蒿素抗藥性”難題的切實可行治療方案。

  先講一講瘧原蟲之所以能抗青蒿素的原因。

  臨床上,醫生推薦采用的青蒿素聯合療法療程是三天。但是青蒿素在人體內半衰期(藥物在生物體內濃度下降一半所需時間)很短,僅1至2小時。所以,青蒿素真正高效的殺蟲窗口只有有限的4至8小時。

  耐藥的蟲株,就是充分利用了青蒿素半衰期短的特性,改變生活周期或暫時進入休眠狀態,從而達到規避敏感殺蟲期的效果。

  同時,瘧原蟲對青蒿素聯合療法中的輔助藥物“抗瘧配方藥”,也可產生明顯的抗藥性,使青蒿素聯合療法失效。

  屠呦呦團隊針對此情況,提出了新的治療應對方案:一,適當延長用藥時間,由三天療法增至五天或七天療法;二,更換青蒿素聯合療法中已產生抗藥性的輔助藥物。

  “在可預見的未來,繼續合理和戰略性地應用青蒿素聯合療法,是應對治療失敗的最佳解決方案,也可能是唯一解決方案。”屠呦呦團隊的科學家王繼剛表示。

(注:來源如注明昆明新聞網和《昆明日報》即為原創內容,其他網絡媒體禁止轉載,責任編輯:劉欣)

河北20选5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