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明新聞網-《昆明日報》社主辦,中國昆明新聞門戶

月子行業亂象:醫生只是兼職 人員多由家政轉行

2016-11-15 09:01:10     來源:網易     作者:劉欣

月子行業亂象:醫生只是兼職 人員多由家政轉行

  成都市某月子中心,三位二孩媽媽在月子中心一起吃月子餐。

月子行業亂象:醫生只是兼職 人員多由家政轉行

  11月10日,成都市某月子中心,護理人員帶著新生兒在陽光房曬太陽。

  11月11日,本報以《交了4萬服務費月子中心突“撤漂”》為題,報道了一起坐月子糾紛:成都市民王女士生了女兒后,花了4萬元,住進“吾愛”月子中心坐月子,誰知才住了半個月,就聽說老板跑路了,甚至有人把存放在物品庫的尿不濕拿走了……由此,不為廣大市民所熟悉的“月子中心”引來了廣泛關注。

  近日,記者走訪了解到,盡管在成都月子中心坐月子,動輒消費數萬元,一些高端戶型甚至收取18萬一個月的費用,但這些月子中心還是普遍火爆。11月13日,多家中心稱,12月份的房間已經基本預訂完。

  在這看上去很美的高端服務背后,也有業內人士直言,一些“韓式”、“臺式”招牌多為噱頭。而對于月子會所宣傳的名醫團隊,該業內人士坦言,大部分月子中心都和醫院醫生進行合作,但不少醫生只是兼職。此外,護理人員普遍缺乏相關資質與培訓,多數是來自家政公司人員,換身衣服而已。

  火爆

  因是一種“剛需”

  一位在成都經營月子中心的業內人士稱,隨著全面二孩政策的到來,月子中心這類母嬰服務機構也迎來了“春天”。

  天價服務:坐月子18萬

  “豪華房”為110平米套三居室,擺著一臺50萬的修復設備。

  11月13日,待產的80后李女士打開商家點評網站,輸入“月子中心”,近20個商家信息出現。她一一點開,從房間環境、硬件設施、服務團隊等方面對比起來。隨后,她又撥打了5家月子中心的咨詢電話,詳細了解起月子餐的品種、搭配、食材來源等情況。

  李女士在一家外企工作,年薪20萬左右。她說,因為丈夫工作忙,父母又遠在外地,月子中心不失為一個“省事的選擇”。

  5年前,成都出現第一批月子中心,當時還是個新鮮事物。而現在,據業內人士估計,成都市區已有三四十家同類機構。

  請月嫂,對普通市民來說已算是“高消費”了,而月子中心不但為產婦請來貼身護理師,按點送去月子餐,還提供起產后塑形、醫生查房、育兒早教等系列服務。服務的增多,價格自然也水漲船高。記者了解到,成都多數月子中心多從1個月3.5萬或者4.5萬起價,按三至四種標準逐漸增至十多萬元。

  對于不同價位的區別,多家月子中心咨詢師坦言,主要是房型、硬件設施和部分服務的區別。一間會客廳、一間臥室、一間廚房、一間衛生間是月子中心的普遍房型,多在50平方米。一家位于科華北路附近的月子中心則推出了18萬的“豪華房”。咨詢師介紹,該房型為套三居室,面積達110平方米。房間內擺著一臺50萬的產后修復設備,可以幫助媽媽恢復體型。

  供不應求:12月已訂完

  80后二孩媽媽為主要客戶,普遍收入穩定,也普遍年齡偏大。

  月子中心動輒數萬元的消費,還別嫌貴,沒有預訂,幾乎很難當天找到合適的房間。11月13日,多家月子中心告訴李女士,當日房間已經訂完。而兩家月子中心則說,12月的房間已經基本訂出,“入住較為緊張”。

  一位在成都經營月子中心的業內人士說,隨著全面二孩政策的到來,月子中心這類母嬰服務機構也迎來了“春天”。在她所經營的月子中心,80后成為主要客戶,其中有一半是二孩媽媽。她解釋說,二孩媽媽普遍年齡較大,收入也更為穩定,更愿意選擇月子中心坐月子。

  在一家國企工作的向女士剛生下雙胞胎,在家里坐完月子。她說,當時認為沒有必要砸幾萬元在坐月子上,但月子期間每日6頓的月子餐著實花費了不少時間精力,加之兩個寶寶的照顧難度,以后要是再生孩子,“應該會選擇月子中心”。

  記者走訪發現,成都的月子中心多數設在住宅小區、酒店、農家樂、別墅和寫字樓里,通常采取購買或租賃的方式,也有與別墅區、酒店合作開辦的。多數月子中心的房間數量可以達到20間,一般都遠離中心城區。

  業內人士稱,選擇開辦月子中心或月子會所的位置,主要參考空氣質量指標,毗鄰新建富人小區。還有,附近要有大型醫院。

  火爆

  也因無門檻難監管

  因為開辦月子中心沒有門檻,造成了市面上良莠不齊的情況。同時,此類機構也缺乏監管。

  玩噱頭:

  各種說辭多有夸張成分

  飲食是產婦坐月子的大事,各家月子中心紛紛打出誘人食譜:木瓜燉燕窩、蝦仁南瓜、蟲草花燉雞……通常,產婦每天吃6餐,即3次正餐之后各有一次加餐。不少商家宣稱,營養師每周會檢測媽媽們的各項身體指標,從而調整個人飲食。一家月子中心更是稱,若僅在該中心購買月子餐,費用為2.2萬元。費用高是因為食用蔬菜為老板自家所種,而且食譜“餐餐不重樣”。

  對此,業內人士直言,這些說辭多有夸張成分。一些商家打出“月子麻油”、“特制月子茶”,其實不過是平日所見的普通食品。

  今年5月,林女士在生下女兒后,由服務車直接接到位于三圣鄉的一家月子中心,花費了4萬多元坐月子。她說,實際上,部分餐食是半成品加工,讓人感到“不是很巴適”。而王女士稱,在她入住期間,還是常常有重復菜式,“一天6頓,不重樣很難做到”。

  記者了解到,市面上的月子中心主要分為三類:韓式、臺式及其他。商家自稱,韓式在產后身體修復及形體塑造上有著更為專業的服務,而臺式主打“母嬰分離”。對此,業內人士稱,這也是商家的噱頭,產婦主要還是看重月子中心的服務。

  在記者咨詢中,一家韓式月子會所咨詢師稱,社長為韓國知名人士,不少明星到其會所入住。當記者詢問社長名字時,該咨詢師則回答,“不知道”。

  鉆空子:

  護理人員多由家政轉行

  知名專家團隊是月子中心又一宣傳重點。一些月子會所還會專門擺出一面“醫生墻”,掛出與公司有合作的醫生簡介和照片。

  業內人士則說,因為分娩后嬰兒和產婦體質較弱,月子中心在人員架構上應配備具有醫師執照的臨床醫生。月子期間,一旦母嬰健康出現狀況,需要他們作判斷,以便及時診治。為此,大部分月子中心都和醫院醫生進行合作,這些醫生多是兼職的。而月子中心的所謂專業護理人員則多是家政公司工作人員轉行而來,簡單說來就是“換身衣服”,很多人并沒有相關資質,也沒有經過專業培訓。因為開辦月子中心沒有門檻,造成了市面上良莠不齊的情況。一些月子中心在工商部門領取營業執照后,通過租用臨街民宅經營,安全衛生條件并不理想。

  記者查詢工商管理局網站發現,成都月中心中或月子會所的注冊名多為“某某母嬰護理有限責任公司”。

  衛生系統相關負責人稱,月子中心不屬于醫療機構,因此不在該系統管轄范圍內。記者致電成都市長熱線咨詢,工作人員稱,如果顧客在入住過程中產生了消費糾紛可向工商系統或者消委投訴。(記者 毛玉婷)

(注:來源如注明昆明新聞網和《昆明日報》即為原創內容,其他網絡媒體禁止轉載,責任編輯:劉欣)

河北20选5技巧